上巳节:盛唐狂欢在曲江


文章出自:中华遗产 2008年第03期 作者: 贝堤栗 

标签: 文化遗产   文化符号   

中国民间传统节日“上巳节”自宋代开始逐渐消失,如今这一词汇似乎也仅存于典籍、辞海中了。但近年来,一些追寻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们,将目光投向历史,自发去寻觅这个春日里美好的节日,体验古人面对春天的心情。唐代的上巳节是这一节日最辉煌灿烂的韶光,让我们穿越时空,置身长安的春天,轻轻触摸历史,也许会得到一些特别的启示。
时至今日,曲江仍是古都西安最著名的风景区之一。自秦始皇在此修筑“宜春苑”始,曲江园林的历史已逾两千年,唐玄宗曾引终南山之水将其塑造成池,弯曲有致、水波荡漾,宫殿楼阁辉映,是曲江最繁盛的时期。如今的景区依稀能令人怀想起唐时胜景。 摄影/崔岩
盛唐之年,每到春天,首都长安的曲江之滨都掀动一轮又一轮的节日狂潮:正月晦日,百官游宴;中和节至,赐百僚钱;寒食佳期,灭焰藏烟;清明祭扫,御火传香三月初三日,乍暖还寒的春水还在懵懂里慢慢苏醒,而欢乐的人群已经倾城出动、从四面八方聚拢来,上至皇室名媛、下及贩夫走卒,人们或乘辇舆、或信步,共同奔赴这盛唐首都的娱乐中心,共同开启这一年一度的上巳狂欢。 绘画/王可伟

祓禊祈福

早春的长安城,莺飞草长正当时,一队队马车载着帐幕、酒具、食器、佳肴和美人往城外东南方向的曲江走去。道上首尾相望,车马络绎不绝。曲江古称曲水,取流水屈曲之意,在今西安东南的大雁塔附近。这个地方在秦代曾建宜春苑,汉代建乐游园,唐开元年间再度加以修复,渐成佳境。此刻的曲江水边遍植柳树,有花的地方被盖上了帷幕,帐内吟诗纵酒抚琴行乐,惹人遐想。

曲江之畔,上巳之晨,人们最先进行的,是沐浴祈福之礼。这一番沐浴,是新的季节吉祥的开篇,撩动的水花是神圣的,负有祛病祛灾的重要责任。古来人们就认为生育是由图腾入居妇女体内的结果,直到进入父权制时代,才明白夫妻交媾才是生育的原因。然而,无论是古老的图腾感生的观念,还是后来夫妻交媾导致生育的认识,也都承认妇女是生育的体现者,子女是由母亲孕育的。后来,人们开始思考——为什么不是每个妇女都能正常生育呢?

酷爱中国古典文化的人们自发组织了“着汉服,过上巳”的活动。华美的锦缎上明丽针织的脉络令人不禁溯源而上,款款的脚步带动了一场仪式的开始,也将汉唐盛世的文化底蕴细细展露在我们面前。


一枝兰草,一盏清水,赞礼官以嫩柳幽兰取水赐福,并念出祝愿之语,时光在那一刻倒转。上海“汉未央”去年举行了上巳节活动,参与仪式的人们,无不仿佛重新触摸到流逝已久的过去,与千年以前的民族传统文化息息相通。 摄影/潘华佳

春天翩然而至,万物开始苏醒,这是新生命孕育的季节。古时妇女往往由于疾病和生理知识缺乏导致生育的困难,但是在人们的心目里,却想当然地认为这一定是鬼神作祟的结果。这时上巳节给了她们新的希望——刚刚化冻的纯净之水一定可以涤除不祥,带来子嗣!于是这一习俗,代代相传、相沿成习。沐浴一直是上巳节最重要仪式。直到现在云南省一些地方还流传着初春时候的洗脚大会,就是古代祓禊的遗风。

《后汉书·礼仪志》载:“三月上巳,官民皆洁于东流水上,曰洗濯祓除去宿垢为大洁。”这倒不是说祈福的时候,大家都要跳到湍急的春水里去。早春的江水,暖流里夹着冰渣,一般体格的人,真不一定能抗得住这份冰凉。古风流转到唐朝,更加充满仪式感。

责任编辑 / 刘睿  图片编辑 / 何亮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