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架:理想中的人居图腾


文章出自:中华遗产 2017年第03期 作者: 崔金泽 

标签: 文化遗产   

家,是每个人坚强面对世界的理由。不论过去还是现在,盖一座房子,成一个避风挡雨的家,这安身栖居的小小心愿,成就了无数个建筑奇观。而对古代中国人来说,这一切,都是从搭建起一梁二柱开始的……
最高等级的梁架
立起两根木柱,上面架一根横梁,构成了中国传统建筑特有的空间计量单位——开间。可以说,梁与柱的搭接组合,是古代中国人一切建造活动的起点,被赋予了深厚的精神内核。图为山东泰安岱庙主体建筑天贶殿的梁架部分。该殿创构于北宋,与故宫太和殿、曲阜孔庙大成殿并称“中国古代三大宫殿”。现存建筑为清代所立,面阔九间、进深五间,重檐庑殿顶,梁架的构成排布,体现了清代官式建筑最高等级的章法和趣味。  摄影/解亚瑾

曾经有人问起,在中国的城市中做古建筑保护,是否也能借鉴欧洲“立面主义”的经验,仅仅保留古建筑临街的外观,然后把内部的梁架统统拆掉,建起新的空间结构?每当面对如此质疑,我总是吓出一身冷汗。梁架,即用垂直的柱和水平的梁重叠组装成的木建筑骨架,她是中国传统建筑不可剥离的价值载体,是一座建筑的内心世界,缘何在适应西方建筑的某个理论之下,就变得如此不齿了呢?

一切建造的意匠,皆从梁架开始

两千年前的《韩非子·五蠱》一篇,有一段著名的文字:“上古之世,人民少而禽兽众,人民不胜禽兽虫蛇。有圣人作,构木为巢以避群害,而民悦之,使王天下,号曰有巢氏。”构木为巢,是让人民安身栖居的圣人之理想,也是有巢氏赢得拥戴的根本。立起两根木柱,上面架一根横梁,便成一个“开间”,这是中国传统建筑特有的空间计量单位。人们用木头横横竖竖地筑起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家园,如此传承数千年,最初的理想从未改变。

二柱一梁一开间,是中国人居空间发展的模型和母本,是一切建造活动的起点。北宋崇宁二年(公元1103年),《营造法式》一书重新修订并刊行。这是国内现存最古老的官订建筑设计、施工规范,一部集古籍文献和优秀工匠技艺之大成的建筑文法手册。其中第四、五卷题为“大木作制度”,是讲解木构建筑的斗栱及屋架部分做法的准则。第四卷开篇第一句便是:“凡构屋之制,皆以材为祖。”意思是说,凡建造房屋,其各部的具体尺寸,都是以“材”这个基本的模数单位来定义的。

跨越时空的对话
本图拍摄于山西陵川小会岭二仙庙。大殿内满布清代的彩绘,梁架下半部分为北宋的原物,上半部分则为明、清重修所替换。两个时代的梁柱相互叠压,像是匠人们跨越时空的对话。  摄影/赵钢

“材有八等,度屋之大小,因而用之。”这讲的是用材原则。木材分八个等级,截面的高、宽比例都是三比二,符合木材的受力原理,其尺寸则随等级的改变而递减,需要根据建筑梁架所定义的空间规模来相应地选用。比如殿身九间至十一间用一等材,五至七间用二等材……以此类推,建筑的空间规模、结构等级越低,所用材的尺寸越小。

责任编辑 / 郭婷  图片编辑 / 吴西羽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