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教士的中文课


文章出自:中华遗产 2017年第05期 作者: 袁灿兴 

标签: 历史拾遗   文化遗产   古代生活   

浮海而来的西方传教士,怀着光耀上帝的梦想,刚下船,就迎头撞上“中文”这只拦路虎。没有老师,缺乏教材,音调古怪,字形繁难……为了获得进入中华帝国的“敲门砖”,他们学起中文来,可真够拼的!

1552年12月,明世宗嘉靖三十一年。广东台山市西南方海中的上川岛上,耶稣会传教士圣方济各·沙勿略(St.Francois Xavier)在凛冽的寒风中,挣扎着抬起头望向中国大陆,带着壮志未酬的不甘,遗憾辞世。

在中西交通史上,利玛窦不是第一位来华的传教士,却在中国留下深刻的印迹,甚至可以说,他是历史上学贯中西的第一人。图为一张利玛窦的坐像。他身着官服,正在阅读中华经典。利玛窦没能实现让中国人皈依上帝的目的,却在中西文明间架起了一座桥梁。

圣方济各·沙勿略,是耶稣会派往东方的第一批传教士之一。他带着荣耀上帝的任务,不远万里、远渡重洋,希望敲开大明帝国紧闭的大门。沙勿略曾有过美好的幻想。他认为,只要组织一个奔赴中国的使团,觐见皇帝,就能在地大物博、人口众多的大明传教。计划失败后,他便退居葡萄牙商人和中国居民走私贸易的据点——上川岛,思量新的进入中国的方法。他找到了船,准备了向导,却染上疟疾,猝然离世。上川岛上,留下一方小小的墓园,一幢洁白的教堂。

16世纪的欧洲,新思潮荡涤着旧有的秩序。马丁·路德创立的新教主张“因信成义”,架空了个人与上帝之间的媒介——天主教会,很快传播开来。在欧洲,天主教的势力节节败退。形势逼迫天主教会不得不实行内部变革。于是在1534年,圣依纳爵·罗耀拉创立了旨在“反宗教改革”的耶稣会,将目光瞄准新发现的广袤的东方。军事化的耶稣会除了以武力传教外,还创办学校,培养博学的教士,以知识作为扩大影响的手段。一批又一批的传教士浮海而来。他们学习中文,进入内地,融合文化,以便于实现传教的梦想。但他们是如何学习中文的呢?

自明朝中叶以降,传教士随着葡萄牙殖民者,航行到中国东南沿海。他们在中华帝国的边缘,苦思冥想进入帝国的良方。图为一副17世纪的绘画,圣方济各·沙勿略在一艘葡萄牙商船上显示神迹。向中国传教是沙勿略一生的志向,可他却在即将踏上大陆时离世。沙勿略壮志未酬,但他对于中文重要性的认识为后来者指明了出路。
供图/FOTOE

学好中文,整个东亚是坦途

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,是上世纪末的一句流行语。沙勿略在东方传教的丰富经验告诉他,“学好中文,整个东亚是坦途”。1541年,沙勿略以“教宗”特使的身份,来到东方。七年后,他写信给葡萄牙驻印度总督,转述在上川岛经商的葡萄牙商人的话,谈及对汉语的最初认识。他说:“在中国的很多城市都有学校,……他们还把书带到日本,拥有关于一切知识的巨著,都用汉语撰写……从占婆到日本陆地的京都,人们都读汉字书籍。”

责任编辑 / 杜聪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