僮仆 | 我的青春谁做主?


文章出自:中华遗产 2018年第02期

标签: 遗产风景   文化遗产   文化符号   

古代山水画中,高傲的文人喜欢访山问道、独来独往,唯有一个垂髫懵懂的小僮始终不离左右,或携书抱琴,或烹茶磨墨,构成了文人生活中的一道独特风景。僮仆是历史上的一个特殊人群,这些随侍在先生身后的沉默形象,有着怎样的人生?
虎主无犬仆
左页图为清代黄梓绘《郑成功像》,表现了郑成功在大战之前临危不乱,从容下棋的场景。郑成功身后的棋童,手执麈拂神情淡定,可谓“虎主无犬仆”。在空城计、淝水之战等很多表现危急关头的戏剧场面中,镇定自若的主人公身后,总有一个淡定的小僮形象,他们为烘托主人的气场加分不少。摄影/孙新强

必不可少的配角

五年前的夏天,在济南趵突泉万竹园观画展,一幅清代画家黄山寿的《松壑携琴》跃入眼帘。这是古代山水画的经典画面,青山白云蔚然深邃,近处壑间溪畔有丛丛古松,似有松声从画中传出。点睛之处在于人物——两位峨冠博带的名士神情闲适、寄情山水,令观者不觉产生一种代入感,仿佛一时置身于画中的世界。

更引起我兴趣的,是名士身边的一名举首前瞻、怀中抱琴的僮仆。我留意到,僮仆形象一再出现在“携琴访友”的经典构图中,如宋代范宽、明代戴进、清代黄慎等人的携琴访友图,等等。

年幼的小僮,必定无法体会主人那种超然物外、物我两忘的境界,因而在画面中似乎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。那么,在讲究精简凝练的山水人物画中,画家为何非要添上这么一个小僮不可?

僮仆的体态、妆容、神情都值得一窥。古汉语中,“童”的原意是“光秃”,小孩子头发少,故以“童”借指小孩子。当然,古代僮仆们绝不是秃头。大部分僮仆都披散着头发,至少是所谓“垂髫”。他们有的负笈、有的恭立,不长的头发也旺盛如春草,毛茸茸的像小狮子。而稍年长的僮仆便扎起发髻,有在正中百汇穴处扎一个并戴上方巾布帽的(戏剧中的僮仆多做此打扮),也有活似小牛的。

责任编辑 / 陈伟峰  图片编辑 / 朱浩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