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“奇葩”的地名


文章出自:中华遗产 2018年第09期 作者: 李怡淙 

标签: 遗产风景   历史拾遗   文化遗产   文化符号   

大多数地名,都有着吉祥文雅的寓意,有些地方却反其道而行,偏偏以“另类”的字词命名,令外乡人印象深刻。如果评选一个最“奇葩”的地名,你会为哪里投上一票呢?
“奇”在何处?
《中华遗产》杂志在官方微博上,面向读者做了一次各地“奇葩”地名的征集活动。令人捧腹与意想不到的名字出现了。究竟什么样的地名才算奇葩呢?哪个又最奇葩呢?恐怕没有标准,但看了上百个地名之后,总结出了几种类型:恐怖、谐音、恶俗、令人摸不着头脑或与现代网络用语重合等等,不论属于哪种类型,这些地名总叫人过目难忘,图为江苏常熟翁家巷门上的壁画,它的路牌正镶嵌在壁画当中。摄影/邵小峰

“井”字村的难过

地处吉林省西北部的乾安县,有不少以某字井为名的地方。这些地名的存在不过100年。

1926年4月,时任吉林省长的张作相与人商议,决定勘地招垦。勘测时,人们有计划地以3公里见方的土地为单位,称为“井”。丈量完毕后,全县整井274个,无法构成边界方正的“破井”35个。

这么多个井,要租给农民们开垦,可很多地方却连个名字都没有。张作相便采纳了一个特别的命名方式——按照“从上至下,从右至左”的中国传统书写习惯,以《千字文》排列村名。同音字、近音字只取一个,不详、不吉、虚词、数字都跳过不用。使得乾安地名成为了地图上独一无二的风景。

据说某一年,吉林省乾安县一位新上任的乡长来到过字井,计划分别在村中的南北两个自然屯——“南过屯”与“北过屯”视察备耕生产的情况。刚一进村,乡长就友好地拦住一位农民问:“老乡啊,这儿是南过吗?”

图片编辑 / 吴西羽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