绰号| 他人眼中的自己


文章出自:中华遗产 2019年第08期

标签: 文化遗产   遗产风景   读史笔记   历史拾遗   风云人物   

绰号不由己。臧否人物、褒贬是非皆由他人来定。它是一张民意晴雨表,也是一面灵魂显像镜。

在古龙小说《楚留香》里,有一人无名无姓,自始至终只有一个绰号——“一点红”。他是个杀手,名字对他来说是累赘。一个绰号足矣。为何会有这么个凄厉冷艳的绰号?因为他“杀人不见血,剑下一点红”,取人性命时从不会弄得对方鲜血淋漓,惨不忍睹,而只需一滴血,即可致人死命。他的剑锋,如同冰一般寒冷,剑下的一滴血,似残阳般艳红。

个头高,摸着天
在明代小说《水浒传》里,梁山一百单八将个个都有绰号。图为梁山开山元老杜迁,在《水浒传》蓝本之一《大宋宣和遗事》中,宋江麾下有“摸着云杜千”,而在小说里,杜迁的绰号变成了“摸着天”,虽有差别,但无疑都是形容此人个头很高、手可触天。这是绰号源于被命名人体貌特征的一个例子。

绰号“一点红”,果然一点红。这三个字集合了他禀赋举止的最大特征,比指名道姓更符合人设,当然,也更抓人眼球。

不过,这个绰号本身偏中性,看不出旁人对他种种作为究竟持何态度。然而我们都知道,许多绰号其实具有强烈的公众舆论的贬低意味。比如,唐代卢龙节度使张公素性情暴戾,酷爱翻白眼,人送外号“白眼相公”。明代刘吉、万安、刘翊三人内阁拜相,却对国家大事无所成就,时人噱称其为“纸糊三阁老”——除了拿来烧,也没什么用了。

看,这就是绰号与众不同之处。别号、堂号、斋号是自己取的,而绰号是他人擅自施加的,不一定要经过被命名者同意,被命名者也未必知道或者接受自己的绰号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绰号往往自带情感评价色彩。既是评价,也自然褒贬皆有。

责任编辑 / 郭婷  图片编辑 / 朱浩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