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神药”青蒿素
非洲前线的“中国战士”


文章出自:博物 2006年第12期 作者: 杨涛 

标签: 生活百科   博物广知   

“为非洲援助30所医院,并提供3亿元人民币无偿援款帮助非洲防治疟疾,用于提供青蒿素药品及设立30个抗疟中心!”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上,随着中国政府关于援助非洲具体措施的宣布,来自非洲48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及与会代表们报以了雷鸣般的掌声。疟疾,一个比战乱更为恐怖的杀手;青蒿素,一个来自中国的“战士”——“战场”远在非洲,而一场战役即将悄无生息地打响。
首富PK孑孓
比尔·盖茨,全球首富,以消灭疟疾为最大心愿;孑孓,蚊子的幼虫,散播疟疾的元凶——在人类与疟疾的战争中,蚊子无疑是疟疾的最大同盟,因而盖茨为消灭疟疾而投入的捐款中,很大一部分直接指向了孑孓或者蚊子成虫。

杀手本色

“可怜的少年手指和耳鼻都变得十分惨白,起初他微微有些打颤,浑身起了鸡皮疙瘩,不住地哆嗦着。他的脉搏既微弱又不正常,皮肤非常干燥,他感到口渴得厉害。然后马上就是一阵痉挛;他的脸上发着高烧,皮肤通红,脉搏也加快了,然后出了一身大汗,热度好象也随着降低了。这一阵发作几乎持续了五个钟头。”

著名科幻作家儒勒·凡尔纳在《神秘岛》中对于发病时的症状描述得十分详尽。小说中的少年所患的是恶性疟疾,从发病开始就持续高烧,是死亡率较高的一类疟疾。此外还有一日疟和三日疟,就是俗称的“打摆子”,统统这些疟疾都是一种寄生虫病,而传播的媒介则是一类常见的蚊子——按蚊。雌性按蚊被疟原虫感染,而后叮咬人,于是疟原虫的孢子便被注入了人体,并迅速进入肝脏,进而侵入血液中并袭击红细胞,最后引发疟疾的临床病症。

上个世纪40~50年代,中国每年疟疾感染者高达3000万,尽管目前疟疾感染人数已经大大减少,但每年在海南、云南、广西等地仍有20万人身受其害。而在非洲,疟疾每年导致将近100万人死亡,尤其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,恶性疟的发病率占了70%以上,因而疟疾被喻为危害非洲人民的“头号杀手”。如果说数据是枯燥而抽象的,那么打个比喻,疟疾每年造成儿童死亡的情景,就仿佛世界上每天有10架以上满载儿童的大型客机坠毁事件发生在我们身旁,难道这还不够震撼吗?

尽管疟疾是由疟原虫侵袭红细胞引起的,但蚊子是传播疟疾不可或缺的“帮凶”!(摄影/唐志远)
吸食人血的蚊子主要分为三大类:传播疟疾的按蚊,传播丝虫病的库蚊,以及传播脑炎的伊蚊。由于蚊子的幼虫需要在潮湿的环境中成长,因此湿热地区也是疟疾高发区。(摄影/唐志远)

比尔·盖茨的心愿

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·盖茨有两大心愿,然而这心愿与Microsoft并没有任何关系,而是面向两大疾病——艾滋病与疟疾。战胜这两大疾病是盖茨的心愿,为此,2005年10月30日,盖茨宣布将捐款2.583亿美元用于研制治疗疟疾的药物,包括研发世界上第一例疟疾疫苗。

责任编辑 / 王辰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