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姑 住在茅厕的元宵女神


文章出自:博物 2020年第02期 作者: 于沁可 

标签: 古史传说   文化文明   博物广知   

“东风夜放花千树。更吹落、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”辛弃疾的《青玉案·元夕》描绘了南宋人欢度元宵的盛况。如果告诉你,除了观灯赏月,古人过元宵节,还曾流行祭祀一位女神,你肯定认为那是个如月如灯的美丽仙女。这位仙女姐姐确实挺美,然而她的“神殿”却是茅厕,元宵祭她,也得到茅厕去祭。

最惨家神

中国老百姓相信,人间千家万户,要有“家神”看顾,而且要落实到家里的边边角角——厨房、灶台、水井、门扉、房梁……每处都专门设个神来护佑,日子才会平安顺遂。自然,茅厕也是家中不可或缺的部分,管这摊事儿的,就是“厕神”。

家神常年定居凡人宅中,工作环境不比住在仙界的同事。元代张寿卿的杂剧《降桑葚蔡顺奉母》中有这么一段,几位家神登场,个个抱怨自己的工作,其中厕神说:“我坐的是净桶,玩的是粪坑。尿长溺一脸,屎长污一身。何曾得闻清香味?每日人来把屁熏。”简直惨不忍睹,听得人想找玉皇大帝申请个劳工保护。

这部元杂剧并未说明厕神姓甚名谁、相貌如何、是男是女,然而在中国民间信仰中,厕神的身份是比较明确的:许多典籍都记载,厕神是一位名为紫姑的美貌仙女。在不同地区,她还有子姑、箕姑、厕姑、坑三姑娘等别名。

民国时期,法国神父禄是遒写了一本《中国民间信仰研究》,其中把“紫姑神”和“司厕坑三姑娘”当成了两个神。描绘紫姑神时,直接画出厕所和净桶,并用一轮圆月表现祭祀她的时间:元宵节。而画坑三姑娘,却看不出任何“厕”元素,就是美丽的仙女(右边那位)。

同为仙女,嫦娥在月宫舒广袖,姑射御龙云游,麻姑瑶台献酒,织女虽纺织劳作不休,好歹也是在璀璨的银河边工作。而紫姑却只能住茅厕。古人怎么忍心如此委屈佳人?这便要从紫姑的身世说起了。

责任编辑 / 林语尘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