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着地名走的故乡


文章出自:中华遗产 2018年第09期 作者: 寒天 

标签:

在历史上数次大规模移民中,除了带走金银细软,人们更把家乡的名字一并带走。故乡的痕迹,被留在了地名上。重庆的“里”多为湖广填四川时的湖北移民命名,上海的“宅、巷”代表北方移民,而“弄、厍、里”代表南方移民。如果说,沉积岩层是记录地质历史的书页,那么地名,则是先祖在移民时留下的脚印。
故土难离
2018年初,西安、天津等地推行的落户新政策,人们戏称其为“抢人大战”。截至5月14日,已有40万人落户西安。这40万迁居西安的人,来自五湖四海,按照今天的话来说,是新西安人。在如今,人口的流动已不算稀罕,对于个体而言,定居一线城市,还是件高兴事。“故土难离”也几乎不被提起。但在古代,大规模的迁居、移民多出于无奈,往往伴随着血泪与战火。图为擅长“侨乡移民题材”的旅美华人画家司徒绵的油画作品,描绘的了晚清移民登上轮渡遥望故乡的场景。作者/司徒绵

刘太公最近闷闷不乐。

身为人子,刘邦有些纳闷:自己真刀真枪打下了江山,一统天下,成了汉朝的开国皇帝,连带着自己的爹也从普通的老头一跃而成太上皇,过上了神仙一般的日子,怎么老头儿反而不高兴了呢?

“老爷子当初在家乡丰县(今江苏省徐州市丰县)住着的时候,身边都是贩夫走卒,天天斗鸡踢球,以此为乐。现在住在长安的深宫里,哪儿还有这种乐趣呢?”太上皇身边的人一席话,让汉高祖恍然大悟,原来父亲大人是犯了思乡病。要说高祖手笔也是真大,为了哄父亲开心,直接在长安附近的骊邑(今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)造了一个和丰县一模一样的城。高祖大手一挥,丰县的男女老幼全都搬到了新城,连狗羊鸡鸭都带来了,由于新城的街巷布局、房屋建筑实在太像旧城,动物们一进城,就纷纷进了自己的“家门”。左邻右舍老朋友全都在身边,曾经的娱乐活动也去而复返,太上皇的脸上,露出了笑容。

这座城被命名为“新丰”,由于城里的居民并非世家子弟,都是普通的乡下人,后来留下了“新丰多无赖”的名声。因为是“新的丰县”,所以将城命名为“新丰”,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,然而一个简单的名称,正说明了两座相隔几百公里的城市的渊源,至今,丰县仍然是丰县,而新丰则变成了“临潼区新丰街道”。

责任编辑 / 黄鑫  图片编辑 / 吴西羽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