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族人形纹 | 人最珍贵


文章出自:中华遗产 2019年第07期 作者: 梁石 

标签: 文化遗产   古代生活   历史拾遗   遗产风景   读史笔记   

花鸟虫鱼、自然万物,皆可提炼为纹样,供人欣赏玩味。以人为纹样,却又是出于什么心理?
黎族的“风俗画”
图的黎族织锦中,纹样丰富且皆呈现为几何化,极富特色。细细辨识,其主题纹样为人形纹,有叉腰屈腿站立的人,有扛东西的人,周围环绕着牛、花朵等纹样,如同一幅充满生活气息的黎族风俗画。供图/QUANJING

蛤蟆黎王:由蛙变人的内心戏

黎族织锦的纹样多达数百种,其中数量最大、变化最多的当属人形纹。这些人纹大多经过了抽象化的处理,四肢夸张地向内或向外弯折,双手或叉腰,或上举,极富动感。但欣赏这些人形纹样时,你可能会心生疑问:这是人还是蛙?

的确,人形纹的身躯和头部都是简化的菱形,配上屈腿跳跃的动作,看起来很像蛙。无怪乎有很多学者都提出,人形纹是由蛙纹演变而来,有的甚至直接把人形纹归类为变形蛙纹或蛙人纹。如民族学家祁庆富、马晓京在《黎族织锦蛙纹纹样的人类学阐释》中提出:“黎锦纹样中,绝大多数‘人纹’实际是‘蛙人纹’,蛙纹、蛙人纹几何纹样的演变,形成了黎锦纹样的‘菱形化’基调。从数量上看,蛙纹及变形蛙纹占据黎锦纹样的主体,是黎锦纹样的主导、灵魂。”

不过,也有大量的人形纹,具象地表现出了大耳朵、乳房、五个手指(蛙的前肢只有四指)等人类特征,并且描绘出骑马、狩猎、舞蹈等动作,与蛙纹有明显的区别。所以,将人形纹从蛙纹中独立出来,单独作为一种纹样,应当也是很合理的。

还有一些纹样,则是杂糅了二者的特征,有的是蛙的身形、人的动作,有的是人的造型、蛙的姿态,表现手法多种多样,人蛙莫辨。不论如何,可以明确的是:蛙纹和人形纹,有着深厚的渊源。

责任编辑 / 陈伟峰  图片编辑 / 吴西羽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