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蚂蚁 最熟悉的陌生虫

    蚂蚁,也许是人类最熟悉的昆虫了。很多人的童年里,看蚂蚁搬家、蚂蚁打架,是最常见、最初级的消遣。孩子们对大自然的观察,往往是从蚂蚁开始。这微小的昆虫在我们身边随处可……

    出自:2018年第03期

  • 雀鹰:伏在窗外的杀手

    在我生活的城市里,时常能见到一种鸽子大小的鹰——雀鹰。它行踪隐秘,我发现它往往不是靠眼睛,而是靠耳朵——当树上麻雀的叽喳声、喜鹊和灰喜鹊的吱嘎声突转急促、乱作一团……

    作者: praying   出自:2018年第03期

  • 第四纪冰河交响曲

    这一年讲了几十亿年的地球历史,终于说到了我们生存的纪元——第四纪。这个时期又称人类时代,不过人类文明的历史,还不到第四纪总长度的0.5%!在其余时间里,地球仍然处于原……

    作者: 何全   出自:2017年第12期

  • 白垩纪 巅峰与终结

    在整个地球历史上,白垩纪恐怕是“主演阵容”最华丽的一个纪元了——在这个时代,陆地上的恐龙发展到巅峰,它们身边有飞鸟与走兽、鲜花与蝴蝶,海洋里则游弋着各种“海龙”………

    作者: 江泓   出自:2017年第10期

  • 二叠纪 创造超级大陆

    从寒武纪大爆发之后的近3亿年时间里,地球表面的海陆不断变幻,地球生命不断升级,每一纪都是新舞台、新演员。到了古生代最后一个纪元——二叠纪,全球各个大陆逐渐拼合在一……

    作者: 江泓   出自:2017年第07期

  • 刺鱼 海鱼有刺 一怒成球

    一条鱼,不但能变成刺儿球,还能变成豪猪?我们来研究一下是真是假。

    作者: 嘉楠   出自:2017年第06期

  • 石炭纪 碳与氧的盛宴

    人类已经进入信息时代,然而我们赖以维持现代生活的电力,很大一部分来自最早的工业能源——煤炭。而全球一半以上的煤炭,又来自距今3亿多年前的石炭纪。那是一个植物生长无……

    作者: 江泓   出自:2017年第06期

  • 与豹为邻 川西高原动物日常

    2016年9月,我和大猫、鹳总一行来到川西的甘孜藏族自治州,搜寻豹子的踪迹。说是找豹子,这一路并不见豹子的真容,但道旁、林中、河边的高原动物众生相,让这出不见“主角”的……

    作者: 巧巧   出自:2017年第06期

  • 帝王角蜥的“三步御敌法”

    这次来到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索诺拉沙漠,是为了拍一些这里的大家伙——巨人柱仙人掌。第一次深入沙漠,出发前我兴奋了好久。然而兴奋感很快就被现实击碎——时值炎夏,四下里被……

    作者: 晓风   出自:2017年第05期

  • 一切都是套路 动物的“非典型求偶”

    “我要为你生猴子!”大胆的女粉丝对男神偶像表达崇拜时,时常会说这种玩笑话。不过在动物世界里,一般都是雄性向雌性求爱——为了赢得雌性青睐,雄性们或是比拼容貌、炫耀歌……

    作者: 冉浩   出自:2017年第05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