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蛙类奇葩大会

    作为一个“蛤”丁兴旺的大家庭,蛙类广泛分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、各种生态之中。凭借卓越的适应能力,它们演化出了各种奇异的样子和生存技能,如同变种人“X战警”一样千奇百……

    作者: 史静耸   出自:2017年第05期

  • 是蛙还是蟾?贵圈真乱

    “青蛙和蟾蜍怎么分?”“简单啊!青蛙好看,癞蛤蟆丑呗!”……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就好喽!其实,区分蛙和蟾并不容易,很多种类光看外表根本无法判别。

    作者: 史静耸   出自:2017年第05期

  • 听取“蛤”声一片 我们身边的蛙与蟾

    对许多人来说,两栖动物最出名的代表,就是“蛤蟆”——青蛙和蟾蜍了。在我国大部分地区,都有一种最典型的“青蛙”和最典型的“蟾蜍”,哪怕你从没有近距离亲眼观察过它们,……

    作者: 齐硕   出自:2017年第05期

  • 寻蟾记 为了那锅梦中的“蛤蟆粥”

    我住处附近的公园中,中华蟾蜍是最容易看到的两栖动物。2012年,我曾有幸目睹它们相亲大会的盛况。之后这几年中,我遇到的蟾蜍数量明显变少。现在它们生活得怎么样了?春季里……

    作者: praying   出自:2017年第05期

  • 墨鱼 一肚好墨 送海龙王

    墨鱼就是乌贼,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海鲜。可要问它为什么叫乌贼?八成你会卡壳。关于乌贼,还有很多类似的知识点被我们忽视。

    作者: 嘉楠   出自:2017年第04期

  • 志留纪 大变革前奏曲

    自从多细胞生命出现以来,志留纪或许是最没存在感的一个地质纪元了。它既没有寒武纪大爆发、奥陶纪大辐射的石破天惊,也缺少后来各种吸引眼球的巨型生物,2400万年的持续时间……

    作者: 江泓   出自:2017年第04期

  • 集体生活的代价

    “它社会”栏目开到今天,一直都在讲群居动物的故事。我们人类自己也是群居动物,所以很清楚集体生活的好处:同伴们互帮互助,一起警戒危险、分享食物、抚养后代……不过大自……

    作者: 冉浩   出自:2017年第01期

  • 物种调查,边走边算

    想要知道什么生物濒危、什么生物泛滥,都要以实地调查得出的数据为依据。物种调查,是生物学研究中最基础的工作之一,有点儿像人口普查或商店盘点货物,通过实地走访,调查出……

    作者: 孙戈   出自:2016年第12期

  • 鸟类迁徙 不只是飞得远

    秋天,燕子、大雁、野鸭等候鸟纷纷离开中国北方,向南飞去;来年春天,它们又会如期回来。它们年年如此,固定往返,这种迁徙行为堪称自然界最壮丽的“番剧”之一。

    作者: 冉浩   出自:2016年第09期

  • 霸王岭中的精灵 探访海南长臂猿

    在海南的霸王岭,生活着一种世界上最为濒危的灵长类动物——海南长臂猿。为了记录这些最后的精灵们,摄影师深入霸王岭保护区。要给这些活泼的长臂猿拍照,可着实花了不少气力……

    作者: 肖诗白   出自:2016年第09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