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帷帐 | 撩开朦胧帐

    『红罗复斗帐,四角垂香囊。』『帐』仿佛总与浪漫、旖旎之事相伴相依。其实它并不只张施于床榻这方寸之地,也并非只能委身于室内。而张良决胜千里外时,所在的军中帷幄,也诉……

    作者: 如姬   出自:2019年第03期

  • 皇帝的宝座 不是大椅子

    汉唐时期的坐具——床和榻,在椅子、凳子的冲击下并未彻底消失,而是被改造成新的形式,延续了下来。

    出自:2019年第03期

  • 床与榻 | 古代的『沙发』怎么坐?

    古人客厅里的『沙发』——床和榻,怎么个坐法?请收好这份古代床榻使用指南。

    作者: 梁石   出自:2019年第03期

  • 筵_席 | 古老的『一席之地』

    常言道『共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』,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是『一席』话呢?这还得从坐的文明说起。

    作者: 如姬   出自:2019年第03期

  • 厅堂秩序的空间

    登堂才能入室。厅堂是中国传统建筑空间的门面,里面每一件家具、每一样摆设,背后都藏着特别的意义。供桌上是平安的期许、先人的追忆,一桌二椅是家长的威严、天地的秩序。家……

    作者: 马柏童   出自:2019年第03期

  • 点绛唇

    它不止是樱桃,还可以是花瓣,三角,月牙……它不止是娇润的红,还可以是浅浅的檀,浓重的绛,甚至冷酷的黑……当香醇的口脂抹上美人的唇,将揭示出古人怎样隐秘的内心世界?……

    作者: 晶心   出自:2019年第02期

  • 爱眉说

    在秋水盈盈的眼波之上,画一横眉黛,如蚕蛾,如新月,如远山,如桂叶……这些眉名何等诗情画意。中国人的眉妆更胜眼妆,“美眉”才是“美人”。从一场场的爱眉潮,来看看“眉……

    作者: 康晶   出自:2019年第02期

  • 桃花粉 胭脂泪

    “罗袂湿斑红泪滴。”红泪为何物?难道是红色的泪水?原以为,这只是古代诗人造作,哪知美人垂泪,总要经过涂抹过胭脂的脸颊。她的泪水,总有胭脂作陪。

    作者: 孟晖  孟晖   出自:2019年第02期

  • 面饰 不完美者的逆袭

    描黄梅、画血痕、贴金花、黏珠翠,古人以脸为画纸,展开一波接一波的奇特操作。自秦汉至宋元,风行千年的面饰之风为何如此夸张?

    作者: 李芽   出自:2019年第0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