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古堡春秋

    “堡”,可能是战场上的碉堡,可能是车马往来的驿站,更有可能是一座建起城墙、团结自保的村镇聚落。在战火不断、朝代频更的中国,村镇之“堡”屡见不鲜,它们背后讲述的,是……

    作者: 徐攀   出自:2020年第09期

  • 大唐天竺使出铭 高原之上有功名

    提到唐人出行天竺,似乎人们脑海里只能想到玄奘和尚。但外交家王玄策留下的一通碑铭,给我们勾勒出了唐代通往印度的另外一条道路。

    作者: 李粹之   出自:2020年第08期

  • 娄睿墓 一个时代的丹青背影

    1979年,北齐娄睿墓的发掘,为我们展示了南北朝这一动荡时代的一个精彩侧面,墓葬中的壁画则成为我们追想北朝绘画的重要参考。作为胡族、贵族与佛教徒的娄睿,在墓葬中给我们……

    作者: 清溪  贻芥   出自:2020年第07期

  • 南朝砖画墓 地下的名士风流

   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的名士风流,莲花、狮子背后的佛国世界,“郭巨埋儿”里的伦理折射……是儒是释是道?门阀士族的内心矛盾而多变,于是那砖上的风景,也变幻而多姿。

    作者: 吴风   出自:2020年第07期

  • 发现伏羲的都城“宛丘”?

    在距今约5000–4000年的中华大地上,一个核心的历史趋势,便是中原的崛起:当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、东北的红山文化逐渐陨落,一度低调的中原,走上了务实的武力争霸道路,并最终……

    作者: 奚牧凉   出自:2020年第07期

  • 南诏德化碑 功过是非凭谁问?

    一千多年前,大理是南诏国的都城所在。盛唐帝国的军事惨败,西南王国的骄矜反复,都被镌刻在一通矗立于此的巨碑上,令人遐想不已。

    作者: 李粹之   出自:2020年第05期

  • 隋唐大运河上的国家粮库

  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在隋唐洛阳城宫城东北发现了唐代含嘉仓160号仓窖,其间出土了数十块铭文砖,上面详细记载着粮窖位置、储粮来源、粮食品种及数量、入窖年月日和仓窖管理人员……

    作者: 奚牧凉   出自:2020年第05期

  • 横空出世的周代“芮”国

    2019年12月,一场名为“周风遗韵”的考古成果展,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悄然登场,早已消失的神秘古国芮国,“复活了”。

    作者: 奚牧凉   出自:2020年第03期

  • 五行取名 | 一剂命运的药

    当五行思想与姓名文化相遇,会诞生什么?中国人信“命”,便将其体现在姓名之中,借助五行名字,寄望于改变命运,调节命理。

    作者: 杨睿   出自:2019年第08期

  • 良渚之重

    在夏代之前,中国还有没有“国”?良渚文明的发现,给这个疑问做出了肯定的回答。良渚之重,重在何处?

    作者: 毛智周   出自:2019年第06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