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873年的圆明园

    夏宫,是外国人对圆明园的称呼。1873年,这座夏宫已经沦为一片废墟,尽管一直有士兵把守,但早已力不从心。这一年,在大清海关工作的德国人恩斯特·奥尔末(Ernst Ohlmer),与朋友……

    出自:2014年第10期

  • 圆明园里的植物密码

    造园者借它们画龙点睛,帝王用它们宣扬教化,而今天,我们则借助它们——四时花木,来读懂圆明园的文化密码。圆明园中曾盛放哪些奇花异草?每个庭园景观的植物如何巧妙组合?……

    作者: 吴祥艳   出自:2014年第10期

  • 发现指纹

    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从“指纹”上似乎得到了印证。人类对指纹的认识,经历了漫长岁月。指纹的实用价值也逐渐得到利用,今天已被广泛地应用于诸多领域。在这方面,中国古人堪称……

    作者: 沈国文  宁军丽   出自:2014年第09期

  • 寻找散落在河北大地上的石窟

    几位年轻的摄影师,虔诚的佛教徒,启动了一场关于石窟的寻佛之旅。他们用摄像头,记录下散落在山野间的点滴佛光。这是一场罕见的石窟寻踪和摄影之旅,也是一次对佛教艺术的忠……

    作者: 张雯   出自:2014年第09期

  • 斯普利特,“定居”在罗马

    当代建筑思想大师阿尔多·罗西在《城市建筑》的最后一章,赞扬斯普利特是一座“触觉之城”,这个形容颇令人费解。阿尔多这样解释:“似乎所到之处都在双手就能够建造的尺度之……

    作者: 周剑生   出自:2014年第09期

  • 元中都 草原苍狼筑“汉城”

    从北京通往内蒙古大草原的要道上,一处高规制的古代城池被发现了。这座张北草原上的古城,乃是与元大都、元上都齐肩的元代都城——在历史中消逝了700多年的元中都。它的地位……

    作者: 胡明   出自:2014年第07期

  • 唐朝大墓 一个时代的注释

    超长的墓道、多墓室的结构、六层叠压的棺床、举世罕见的墓志……北京房山区惊现的大墓,刷新了北京地区皇陵以外,墓葬规格的记录。谁是大墓的真正主人?墓中葬制又为何女尊男……

    作者: 成心   出自:2014年第06期

  • 礼王园 王爷的『大宅门』

    在北京西郊海淀区西南,隐着一处园林,穿过长长的胡同入得园门,眼前豁然开朗:朱红的廊柱、彩画的梁枋、堆叠得近乎滥觞的青石假山,配合着中轴线的布局,都流露出富丽堂皇的……

    作者: 康晶   出自:2014年第06期

  • 历史的断痕

    正定城里的建筑,是人按照自己的生活而营造的空间舞台。千百年来斗转星移,当大部分的人退场了,舞台却幸存了下来。这一舞台上布满了重重叠压的历史印痕,他们虽是建筑的“情……

    作者: 崔金泽   出自:2014年第05期

  • 大佛寺的前世今生

    大佛寺的历史,据说可以追溯到隋唐时期的『龙藏寺』,此后历代皆有重修。遗憾的是,寺院中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佛教建筑瑰宝,几经劫难,如今早已面目全非。所幸上世纪初的数位……

    作者: 张永波   出自:2014年第05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