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西洋参 北美人参“上位”记

    在如今的中医药保健品市场上,“西洋参”是出现率颇高的熟面孔。不知你有没有好奇过,这种外表酷似人参的中药材,当初到底是怎么从并无中医的“西洋”来到中国,又被中国人接……

    作者: 语泰   出自:2018年第12期

  • 汉字中的狗 护宅放猎又献神

    转眼间,2018年到了尾声。在狗年的尾巴上,我们来聊聊汉字中的狗。作为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,“汪星人”不仅是今天的萌宠,在古人生活中也颇具特殊地位。

    作者: 宰予   出自:2018年第12期

  • “阿帕奇”的勇士与故地

    美国有一款“阿帕奇”武装直升机,就算不是军迷,往往也听说过它的大名。这个名字来源于美洲印第安人中骁勇善战的一族:阿帕奇人。大航海时代之后,面对西方殖民者,为了守卫……

    作者: 赫连镜繇   出自:2018年第11期

  • 吃草方程式马牛羊的牙齿

    长着蹄子、擅长奔跑并啃食植物的哺乳动物,一般被我们称为“食草动物”。在自然界,它们除了要逃避猛兽追捕,还必须面临终极挑战——当牙齿磨损殆尽吃不动草时,也就是它们的……

    作者: 卢路   出自:2018年第11期

  • 生死同穴 洞穴与汉字

    本期杂志说了许多关于洞穴的有趣故事,在古时,洞穴不仅仅是自然奇观,更重要的是,它是天然的住房。作为早期原始人的居处,洞穴的影响,渗透在文字与文化中。

    作者: 宰予   出自:2018年第11期

  • 缫丝纺线织罗衣 系部汉字

    《诗经·豳风·七月》说:“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”农历七月,气候开始入秋,到得九月,凉风送爽,正是添衣时节。衣物由纺织而成,中国作为丝绸大国,汉字中的糸部,就是一部……

    作者: 宰予   出自:2018年第10期

  • 瑞典沼泽历险记

    在我原先的印象中,“沼泽”常常是腐臭和死寂的代言人。然而当我来到瑞典的泥炭沼泽,却发现它竟然如此美丽。那年夏秋之交,我们带着沼泽苔藓植被的研究项目,穿越森林、深入……

    作者: 郦冰熹   出自:2018年第10期

  • 消失的中国长臂猿

    今年6月底,中英两国科研人员宣布:在陕西发现了一个长臂猿新物种!可惜,这种“帝国君子长臂猿”只是先秦古墓里的骨骸,如今已经灭绝了。实际上,根据历史留下的蛛丝马迹,……

    作者: 袁畅   出自:2018年第09期

  • 李密与瓦岗寨 传奇队伍的兴与衰

    春秋战国、汉末三国、隋末唐初,是中国历史上最热闹的三大乱世,在后世各种演义作品中,可谓长红不衰。群雄逐鹿,角色太多,演义往往以人中豪杰为主角,其他人物当陪衬。其实……

    作者: 赫连镜繇   出自:2018年第09期

  • 五谷丰登汉字中的禾与米

    9月入秋,粮田转黄,秋收季节快要到来了。从禾部、米部的汉字中,可以一窥古代中国农业的面貌,禾与米在人们的生活中,也不仅仅是食物那么简单。

    作者: 宰予   出自:2018年第09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