穷人的美食


文章出自:中华遗产 2018年第08期 作者: 韩韬 

标签:

山东西北部的德州,出产五香脱骨扒鸡,这是大家都晓得的事。在绿皮火车时代,外形漂亮、肉香绵长,拆吃起来不费吹灰之力的德州扒鸡,成了火车美食的扛把子。然而对于老德州人而言,扒鸡这样的硬菜不会常吃。要说顺口,反而比不上那里的一样街头小吃——羊肠子。我是极爱吃羊肉的人,一试就爱上了它。

有个夏天,蔡澜先生在广州新兴家喻酒家——一家专门吃羊的餐厅,和我们一起欢宴。当日席间,有道葱姜捞羊肠,是将羊血调味后,灌入羊的小肠中,两端缚紧,煮熟放凉,再切件、用葱姜捞拌,作送酒菜。这道菜让我平添许多感触,想起的就是德州羊肠子。

这种美食早上开卖,由着早起的客人点选,要多少羊杂、多少羊肠子,说清楚,师傅就从始终微沸的汤锅里把它们挑起来,认真切成适合一口吃下的大小,码入粗瓷碗里,加上蒜末、芫荽,然后舀起满满一大瓢热汤,哗一声冲入碗中,一碗德州羊肠子就此完成。

德州街头售卖传统羊肠汤的小吃摊,旺旺的火炉上架着烧汤煮肠用的大锅,所有家什一车搞定。绘画/陈玉

在德州有个故事说:某位本不吃羊的外地客人初到德州,正值冬日清晨,天寒地冻,远远地望到街上有一辆木板推车,车上架着一口柴锅,热气腾腾的奶白浓汤,香气直钻鼻子,赶忙要了一碗,可听说是羊肠子,又不愿吃了,但又冷又饿,活命要紧,只得硬着头皮吃起来。第一口颤颤巍巍地闭着眼吃,怕膻嘛;第二口就笑嘻嘻地眯起眼吃,开始欣赏;第三口开始,把一双眼睛瞪得像张飞一样大嚼,很快吞下一大碗,解馋!一碗羊肠子是否真有这样力量,可以使不喜吃羊的人都转变?

责任编辑 / 刘睿  图片编辑 / 吴西羽 

版权声明

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,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的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要评论?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,您也可以快捷登录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