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悬鱼:吉从心生

    世间万物,本没有所谓的好坏、吉凶之分。同一件东西,出现在对的地方就是吉,出现在错的地方就是凶。

    作者: 李行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飞上屋宇望乾坤

    它如鸟振翅,堪称传统建筑的神来之笔。它因实际需要而生,却把中国人的目光和思绪,带向渺远的天空。

    作者: 杨安琪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浩浩瓦阵

    瓦,排排铺设,如气势磅礴的兵阵,不仅承担着防风挡雨的重任,也塑造着中国建筑特有的诗意之境。

    作者: 吴风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高屋建瓴 大屋顶的智慧与理想

    对中国人来说,屋顶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建筑元素。

    作者: 崔金泽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园篱:在士子与农人之间

    南宋开禧元年(1205年),诗人陆游辞官归家已有三年,他打理家居,在屋舍东侧空地上,开辟出了一片园圃,插竹为篱,在里面种植了若干草木,名之曰“东篱”。年近八旬的放翁,……

    作者: 苏蘅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登“台”远眺 拾“阶”而上

    高大的中式建筑,坐落在敦厚的台基之上,“台”因此常常被人忽略。木构易损,而夯土而成的台、铺石而就的阶,才成为最恒久、最有生命力的部分。“拾阶而上”中,寄寓了古人对……

    作者: 楼学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凭栏总是销魂处

    一围栏杆,不仅在古建筑中比比皆是,在古诗词里出现的频率也高得惊人:离情别绪爱凭栏;满腔愤懑怒拍栏;美人婀娜自倚栏……栏杆不仅与中国人的生活朝夕相伴,更凝固成恒定的……

    作者: 周舒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廊:居与游的艺术

    廊,是主体建筑的延伸,也是建筑间的纽带。别看廊是个“小角色”,在古代建筑群中,宫殿的宏阔气势,园林的无尽奇境,全由它勾画出来。

    作者: 大福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门里千秋说门道

    门面、门第、豪门、寒门……门作为房屋建筑外在的出入口,俨然也是人的“脸面”。

   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帘:虚实之间

    茶坊间壁,一席芦帘半掩门户。窈窕妩媚的少妇,倚坐帘下,闲闲地嗑着瓜子儿。一双三寸金莲探出罗裙,径自露在帘外。穿街过巷的浮浪子弟,哪个不曾在帘前驻足?芦帘密织,掩住……

    作者: 陶襄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