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被历史吞噬的那些姓

    姓氏也有生命——有诞生,也有死亡。人生命运的转折,家族兴衰的故事,未必能留在史书上,却一定凝固在消失的姓氏间。那么,都有哪些姓氏在历史中昙花一现?

    作者: 知琪   出自:2021年第10期

  • 在下复姓慕容

    当电视剧里的慕容复,满脸虔诚地掏出“大燕皇帝世系谱表”时,别笑,他慕容氏祖上还真就是大燕国的皇族。

    作者: 林遥   出自:2021年第10期

  • 永远绽放的斗栱

    中国古建筑以木结构闻名于世,而木结构的精髓在斗栱。斗上置栱,栱上置斗,斗上又置栱,就这样将大屋顶的重量,向下传给立柱,架起一座木建筑。斗栱承接的,不仅是椽子梁柱枋……

    作者: 千秋远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浩浩瓦阵

    瓦,排排铺设,如气势磅礴的兵阵,不仅承担着防风挡雨的重任,也塑造着中国建筑特有的诗意之境。

    作者: 吴风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凭栏总是销魂处

    一围栏杆,不仅在古建筑中比比皆是,在古诗词里出现的频率也高得惊人:离情别绪爱凭栏;满腔愤懑怒拍栏;美人婀娜自倚栏……栏杆不仅与中国人的生活朝夕相伴,更凝固成恒定的……

    作者: 周舒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廊:居与游的艺术

    廊,是主体建筑的延伸,也是建筑间的纽带。别看廊是个“小角色”,在古代建筑群中,宫殿的宏阔气势,园林的无尽奇境,全由它勾画出来。

    作者: 大福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帘:虚实之间

    茶坊间壁,一席芦帘半掩门户。窈窕妩媚的少妇,倚坐帘下,闲闲地嗑着瓜子儿。一双三寸金莲探出罗裙,径自露在帘外。穿街过巷的浮浪子弟,哪个不曾在帘前驻足?芦帘密织,掩住……

    作者: 陶襄  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汉字与建筑的千年之缘

    居住,是人类最原始、最基本的需求之一。旧石器时代,先民常常在天然洞穴中营造栖居之所。随着文明的进步,先民开始修建半地穴式建筑、干栏式建筑、城墙、院落等,建筑技术和……

    出自:2021年第09期

  • 水牌上的 C 位之争

    在北方唱红了的京剧老生杨宝森,被天蟾舞台请到上海演出。花重金请来的角儿,当然是主演。天蟾舞台的经理又想邀请坤角(女演员)童芷苓加入助阵,可她却提出了要求——和杨宝……

    作者: 琦玖   出自:2021年第08期

  • “脑洞”大开 古代开颅术之谜

    世界上最大的洞有两个,一个是宇宙里的黑洞,一个是人类的﹃脑洞﹄。考古材料和历史文献表明,早在几千年前,地球上就出现了一种神秘的开颅探脑之术。古人的﹃脑洞﹄中,究竟……

    作者: 火火   出自:2021年第08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