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人都能做庖丁之“解”鱼头

    过年的饭桌上,从来不会少了鱼。不知何时开始,许多人从吃整鱼变成了喜欢吃鱼头——那可是鱼身上最精华的部位。然而鱼头结构复杂,“精华”又散布其间,常使人不得要领。这回……

    作者: 艾晓騧   出自:2017年第01期

  • 食物能量手册

    人类靠获取食物中的能量,来维持各项生理活动。如今“饱食终日”又热衷追求美味的人们,开始担心能量过剩。如何在餐桌上寻求这个能量“足够多”就好的平衡点呢?

    作者: 艾晓   出自:2016年第12期

  • 人人都能做庖丁之图“解”牛

    庖丁最知名的壮举就是解牛—用一把厨刀肢解一整头牛,被奉为神技。但对一般人来说,拆鸡解鸭还能办到,解一头牛就不太现实了。毕竟牛个头太大,谁家买牛肉也不会买上一整只,……

    作者: 艾晓騧   出自:2016年第11期

  • 四腮鲈 名满天下 古今有别

    四腮鲈被古人评价为顶级的美味,但是它指的是哪种鱼,一直都是一桩糊涂案。

    作者: 嘉楠   出自:2016年第11期

  • 不肥也流油!

    “肥得流油”这个词,常被用来形容富含大量油脂的肉类—用眼看得见,用手摸得出。但还有一些食材,外表上虽看不出它们有油,但经过一番料理,却能渗出不少油脂。

    作者: 艾晓   出自:2016年第10期

  • 海蜇 从大海到餐桌

    老醋蜇头、凉拌蛰皮……脆嫩可口的海蜇,大家都爱吃。但是它是怎样从海里来到餐桌上的呢?其间经历了哪些不为人知的过程?

    作者: 嘉楠   出自:2016年第09期

  • 吃肉的人也爱吃骨头

    “动物性食材”很受人类欢迎。其中有一类非肉非皮非内脏,不软不嫩硬邦邦,但人们依然喜爱它,甚至为它研发出各式菜肴—这就是骨头。

    作者: 艾晓   出自:2016年第08期

  • 海边吃海鲜

    吃海鲜讲究“新鲜”,海边得来的收获,直接在海边品尝是最好的。搭起天幕凉棚,升起沙滩篝火,我们就地享用了赶海的成果。

    作者: 林语尘   出自:2016年第08期

  • 咖啡 取自『豆』中的精华

    咖啡作为世界三大饮料之一,是个特别“多变”的存在—有时像中药汤一样浓厚,有时上面充满了乳白泡沫,还有时会淋一层糖浆、喷上一层奶油。可是,咖啡再怎么多变,也离不开它……

    出自:2016年第07期

  • 赤鳞鱼 海中烛泪,身世不明

    《海错图》中有一种红色小鱼,对它的记载语焉不详,我们只能根据蛛丝马迹,探究它的真相。

    作者: 嘉楠   出自:2016年第07期